bokee.net

出版/发行工作者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[穿越·地理] 延安二道街

【穿越·地理】
延安二道街
□ 张春生(延安日报社主编)
高原的褶皱里,有一座古老的山城,城里有一条美丽而有趣的小街。
街是不宽的,三五步便会头撞南墙,折足而回;路是不长的,一辆自行车刚跨上去,便要赶紧下来。人却是这样的多,出一口气儿也会热烘烘地喷到对方身上;若在雨中,上街便用不着打伞了,头上自有千只万只,只要低头往过钻就行了。小街终日里潮涨潮落,云聚云散,很少松泛过。
街的两边,是一样的高矮,一样的胖瘦,一样俊丑的平房。两列亭亭的嫩槐栽在门前,树干直壮,冠盖圆翠,远看一棵棵的,宛如安徒生童话里的绿蘑菇。于是,在这房前树下,便日渐挤满了生意人。他们有的原本就是街上的住户,门前摆着摊儿,后面便是住房或仓库,一边擀面一边照摊,生意做饭两不误;有的虽不是住户,却是古城的熟人,早上出摊,晚上收摊,生意也做得消停。这些人家占了天时地利人和,加之家道殷实,做生意不忙也不急,买也可,看也可,知道你转够了还会到他门前来的。他们虽赚不了大钱,可蝇头小利日日见添,往往有意外的收获。有的则不同了,多来自外地,带些时兴货物,或在两棵树间拉一绳子,衣服什物一应挂上;或用几根竹竿搭一货棚,搓板般码开布匹,末了便是外语样的腔调招徕顾客。那货物的稀奇少有,色彩的艳丽夺目,自是当地人不能比的,加之自己卖什么就穿戴什么,本身就是个天然的时装模特,便特别吸引人。如是者,小生意小赚,大生意大赚,从没有折本的,于是这条不足百步的街面,便成了古城有名的自由市场。
那是个女人的天地。她们挑选着衣料,却时不时地回过头来,向站在一边的男人招呼:“哎,这颜色做裙子……”“过来,这料子咋样?”其实男人是不必过去的,她心里早有了主意,只是等待一个默许,只要那边瞅上一眼,衣料早已夹进了胳肘窝。
走了半条街,便挤出一身汗水。嗓子干了,肚子也咕咕地叫,刚准备找个地方歇歇,就听得一声声颤溜溜的叫卖:“挠凉粉哎……挠凉粉!”
声音是那样的甜润,没吃凉粉心里早降了三分火。没有谁能经得住这种诱惑。你便走了去,只见三五张殷勤的笑脸迎着,远远地就和你搭声说话。人也怪,太冷落了受不了,太热情了也受不了,竟一时不知该往哪里落座。及至坐下来,又觉得对不起周围诸家的热情,只好回过头来,还上一个个微笑。他们也不计较,再给你一个微笑,继续做自己的生意。
城不大,街不长,人却是极杂的,有体态富贵的七品官,有葛巾布衣的市民们,有潇洒大方的青年人,也有风度翩翩的学者。传说前一向,省府里有一学子,苦苦作不出文来,北行至此,住了三天,便不想走了。一日,步出旅店,蓦然回首,但见一古塔巍巍峨峨,立于对面山间;又往北望去,见红门绿窗,石坊雕兽。便问店家所望何处?答曰:东为嘉岭宝塔,迄今已有一千余年,山下有范仲淹公手书“嘉岭山”大字,颇为壮观;北为清凉万佛寺,石佛栩栩如生,墨人骚客多有所题,为当地景观之首。学子意欲一游,可赤云铺地,天色向晚,不由怏怏回头,望中却又见一山,两侧余脉翩翩若凤翅,绵亘郭外。问及路人,答曰:凤凰山。于是,灵感忽来,手舞之,足蹈之,如癫如狂,吟出两句诗来:三山圣迹说空灵,一街人物竞风流。疾书纸上,赠与街中人家。
 
分享到:

上一篇:延安日报社《延安人手册》(城市精华•

下一篇:

评论 (1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阿华 (游客) : 没吃凉粉心里早降了三分火,这个写的特色

    2010-10-23 15:55

发表评论
验证码